黄山市快线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黄山艳遇

2008年08月05日13:53   我爱黄山旅行网   关注5649 次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想去黄山,而且是在冷冷的冬天。去年就想去来着,可是没去成。今年又开始筹划,也是一波三折,以为又去不成的时候,却偏偏又可以去了。
    于是在一月的一个清晨,背上行囊开始了我的黄山之旅。
    与Nichol是在车站碰头,差不多有2年没见面了吧,看上去还是长大了一些,怎么脸上这么多青春痘呢?他见到我挺激动的样子,我微笑“快进站吧,时间差不多了。”难得他这么执着,坚持要陪我去黄山。其实心里是有些没底的,他毕竟比我小,这一路上恐怕我得照顾他。看看他一身行头都是他心爱的崭新的Banleno,有些好笑,到底是小啊。
到站台上等车,看到一个漂亮的外国女孩,她的皮肤出奇地好,好得让我嫉妒。是那种白种人很少见的细腻光滑,没有斑点,背着一个75升的大包,很可爱。
和她打个招呼,聊了起来,原来她叫Fiona,来自澳大利亚的悉尼,刚刚结束在北京语言大学5周的中文培训,一个人从北京出发途经西安、成都、重庆,坐船游了三峡,然后从宜昌到武汉,现在又准备去黄山。她刚刚十八岁,回悉尼就该上南威尔士大学法学院一年级了。我邀请她和我们一起,我在汤口订的旅馆正好也可以和她share一个房间。她非常高兴,是呀,跟着我走怎么会错呢。
大巴很挤,我们三个正好一排座位,前排的两个男生都穿着冲锋衣,看来也是去黄山的。真好,没准可以再多两个伴,冬天爬黄山毕竟还是有点难度呢。

武汉到汤口

大巴开得真慢,我开始看在车站买的“南方周末”,Nichol不许我看,说要和我聊天。他一开口就暴露他的年龄了,和他实在没什么好聊的,怎么他这个年纪的人都不看书的吗?连龙应台都不知道,他也不比我小太多呀,3岁而已。还是我的校友,名牌大学毕业。我又开始看报,他只得去找Fiona聊天,听着他教Fiona中文,真的很好笑。他还是挺想照顾我的,问我喝不喝水。我说好。他从一个佐丹奴拉杆包里拿了一大瓶鲜橙多出来,吓了我一跳。“这是水?”“对呀,我就买了这个!”一边又拿出了一次性纸杯。我真服了他了,长途旅行,这种饮料是越喝越渴的,只能少喝点。
Nichol明显地处于兴奋状态,说话滔滔不绝,声音倍儿大。我要过了他的MP3,又开始看最新一期的小说月报。
大巴不是走的全程高速,走走停停,停了很多站。不过也好,每停一次,就下车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舒展一下身体。
这期的小说月报登有方方的“出门”,真是一篇好作品,看得我泪流满面,还好车上大部分人在睡觉,当然也包括Nichol,他终于说累了。汉味小说真的非常生活化,那些武汉方言,小人物的生活悲哀,太让人感动。地道的武汉女人真的是能干又泼辣的,在她们好似俗气的外表下藏着如此强的生命力,不得不令人佩服。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车子也开始上了山路,6:30,终于到了汤口。
见我们三个下了车,那两个穿冲锋衣的男孩也下了车,主动问我们住哪儿。我告诉他们我订了云海楼,问了他们的行程,和我们的一样,就邀请他们和我们同行,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这样一来,出门的两个人,变成五个人了。一起来到程剑的云海楼,放下行李,开始我们的晚餐。我点了“石耳炖母鸡”,“蘑菇炒青菜”,鸡汤是在路上就发短信给程剑要他提前炖上的,鲜的不得了,而那个小青菜,清甜清甜的,真好吃!
吃完饭回到房间,还不错的标准间,毕竟才60元一天呀。坐了一天车真的累坏了。
那两个穿冲锋衣的男孩一个叫强,一个叫序,Nichol不愿和他们住一个三人间,自己要了个单间。我仿佛感觉到他不喜欢那两个男孩加入我们,于是敲开他的房门想和他聊聊。我问他怎么了,他不高兴地说为什么要带上强和序。我又好气又好笑,但还是耐着性子跟他解释:“都是从武汉来的,一起爬山不是更安全吗?互相可以有个照应。”他还是嘟着嘴,真是小孩子,难道要我哄他吗?我已经开始后悔答应和他一起来黄山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Fiona已经洗完澡开始写日记了。这个女孩真能干,已经收拾好明天上山的小登山包,自己的东西放的整整齐齐。
一宿无话。

第一天的艰苦行程

早上六点半起床,对镜梳妆。Fiona看我化妆,饶有兴趣地说:“Linda,我也喜欢用你用的这种Lancome果汁唇蜜。”我笑了,看来全世界的女孩子没有不爱化妆品的呀。
下楼吃早餐,已经要厨房把我们昨晚没喝完的半锅鸡汤煮了鸡汤面给我们,吃的Fiona连叫“妙,妙,妙”。真好笑,她不会太多中文,但发音却非常标准,用的也恰到好处。
我带的食物自己的包放不下(我的包太小,装了我的洗漱包和化妆包就塞不下任何东西了),只能用塑料袋装了一袋。重倒是不重,不过是方便面和面包,可没地方放怎么办?我问Nichol他的包还装不装得下,谁知他一口拒绝。强主动说:“系在我的包上吧,反正也不重。”我看了一眼Nichol,他说:“我说会有人自告奋勇的吧。”
懒得理他。
我们一人拿了一支云海楼免费提供的登山杖,乘车出发了。
我们选择了从后山云谷寺坐索道到白鹅岭开始登山,因为我们的住宿地在天海,挺紧张的一天行程。
天公作美,是晴天,可山上却是银装素裹,山道积雪,树挂晶莹,仿佛仙境。我们绕有兴致地一路行来,在团结松前留下5个人的第一张合影。突然发现Nichol居然把他的佐丹奴拉杆包带上了山,诧异万分,他真是疯了,拎着这么大个包可怎么爬山?也许他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吧,我想。
过始信峰,猴子观海,中午十分我们登上了丹霞峰。正好峰顶有一块平台,观景绝佳。极目远眺,居然见蓬勃云海,真是激动坏了。这一带景色壮丽,峡谷深邃,树木众多,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我们开始午餐。强和序带了午餐肉和麻辣豆腐干,大受欢迎,简单的午餐也是那么惬意。Nichol一个人站在一边,耳朵里塞着他的MP3,他的拉杆包太重放在峰下没有拿上峰顶,估计吃的都在里面。我们要把食物分给他,他却拒绝了。他是怎么了? 还不如18岁的Fiona,语言还不怎么通呢,却已经和我们混熟了。
Nichol的数码相机没电了,强大方地说帮他拍照,他好像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好像忘记不愿和他们一起走了。
很快走到了排云亭,路牌显示从西海走到住宿地天海还有9公里路。大家一致决定走!
真正的挑战开始了。
西海大峡谷以险闻名,从排云亭往西海走,真正是在山脊上行走,左边就是万丈深渊。沿着山路慢慢往山谷里走,风景也是越来越秀丽,深邃的峡谷白雪皑皑,Fiona一个劲地说“Fairy land!”可惜是冬季,下到步仙桥(大概只下了整个峡谷的三分之一)就不能再下了。景区用铁门封住了。
从峡谷上来大家都已经筋疲力尽,往飞来石的那条路又是一段上山路,几乎是走一步歇一步,登山杖真是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几乎都是它在支撑我往上走。Nichol是最辛苦的,因为他还拎着一个大包!一遇到平路他就赶紧把拉杆拉出来拖着走,他倒是黄山一景!可惜黄山平路少的可怜!
已经五点半了,天已经开始黑下来,我们还没到光明顶,不过已经能看见气象台的大圆球了。互相鼓励着,终于走到了光明顶,那下山的路怎么那么长,明明已经看得见宾馆的房子了吗。
六点,终于到了住宿地天海宾馆。我们的小楼叫“听涛小筑”,因为在一片松林中。房间里两个上下铺的木床,仿佛大学宿舍,不过非常暖和,因为是用的暖气片。
我和Fiona累地坐在床上,好一会儿才觉得饿!一人泡了一碗方便面,吃得真香!吃完面我赶紧去洗澡,真的太累了!又是个意外惊喜,山上的淋浴水又大又热,冲了又冲,舒服极了!
真幸福,8点就躺在上铺的被窝里了,一翻身,整张床就晃。可真是太累了,睡意一阵阵袭来。但还得交待Fiona要去打开水,因为明天早上是没开水的,我们明天喝的水今天就得灌上。Fiona都听明白了,她要我先睡,她会搞定的!

黄山日出

早上6点手机的闹钟就开始叫了,因为日出的时间是7点。真不想起来,被窝太暖和了!但还是叫醒了Fiona,她倒是一骨碌就爬起来了,“Linda,快起来,日出一定要看的呀!”
自己起来了赶紧去敲那三个男孩的门:“快起来,不然看日出来不及了!”Nichol开了门,“马上好!”
我穿上宾馆放在房间的军大衣,带好帽子和围巾,Nichol已经在外面等我们了。“那两个呢?”我问。“你以为他们都象我一样,还在睡呢!”我白了他一眼“不会是你没叫他们吧?”他紧紧跟在我旁边,很高兴的样子:“终于可以和你一起走了,你昨天都不理我!”
“你要我怎样理你呢?你拎着个大包走得比我还慢!”
“包里都是装的吃的,都是给你带的,只是我不想给强和序吃!”
“你有没有搞错,他们帮你拍了那么多照片,还分东西给你吃,你却不舍得把你包里的东西分给他们?你拎着也不怕重!”
“这么说,我一点忙没帮上?”
“那当然,昨天的路那么难走,你有帮上忙吗?”
Nichol好像也不生气,还是跟在我旁边,这个男孩,怎么这么孩子气,这么小气呢?他也不小了呀!
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到光明顶了,一共大概也只有十几个人聚在峰顶看日出。大家整齐地坐在一起,面朝东方,等待日出。光明顶对面的莲花峰,敖鱼驮金龟仿佛近在咫尺,东方的朝霞已经灿烂极了,太阳就躲在云层之后。
太阳仿佛是从云层中跳出来的,一跃一跃,很快就跃出云层,光芒万丈!
早起还是值得的,为了这么美的日出。

莲花绝顶

看完日出一起下山来到“听涛小筑”,强和序不好意思地说“哎呀,睡过了,都没听见你叫我们。”爬了一天山确实很累,但是错过了日出真的很遗憾,懒觉什么时候都可以睡的吗。
这段山路比较平缓,可来到敖鱼驮金龟,“一线天”(也就是所谓的“桃花道)就太不好走了。相对而言,“升官发财道”要好走得多。可我们五个都选择走“桃花道”。也是,爱情是可遇而不可求,情路又何曾好走过?这条“桃花道”结了冰,几乎是90度垂直的,很险,小路只比肩膀略宽。再险也要走!我们侧着身,稍微拉开距离,慢慢往下走。
走完“桃花道”就来到莲花峰下,莲花峰是黄山最高峰,海拔1864米,也是华东第一高峰。一群跟团的游客已经被导游三言两语吓得不敢爬了,因为导游说上山的路还罢了,下山的路比“桃花道”还难走,如果游客实在要爬,后果自负。
我们五个人一商量,还是决定“爬!”
莲花峰顶有一块“莲花绝顶”的石碑,当我们登上峰顶,抱着石碑做出各种姿势,在这黄山绝顶之上真是气势非凡呀,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黄山72峰都尽收眼底,惟我独尊。
下山的路也没有导游说的那么可怕,只要小心脚下,“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也就没事了。
下得莲花峰就是玉屏楼了,此处有黄山的“迎客松”、“送客松”、“陪客松”,千年古松,趣致盎然。
序的腿以前骨折过,他说已经坚持不了了,决定坐缆车先下在慈光阁等我们。

松林天籁

从玉屏楼到慈光阁还有9公里路,我们四人逶迤下山。Nichol不知怎的,走得特快,一下就没影了。强也很想走快,可我和Fiona却是慢慢行来。因为这条下山的路实在是太美了,这是山的阴面,台阶上满是积雪,路的两旁全是松林,晶莹的树挂在阳光的照射下悄悄融化,发出cling cling的清脆声音,我和Fiona忍不住驻足聆听,不忍迈步。
在这松林天籁之中下山真是无上的享受,空气是清冽的,台阶有些滑,但是不要紧,脚踏实地,有惊无险。
两点半,就到了慈光阁,序已经等了我们2个小时,正不耐烦呢。我们告诉他下山的路有多么美,必须慢慢走才能体会,他也就罢了。

温泉SPA

回到汤口,程大哥又按我的吩咐炖好了鸡汤,真是迫不及待要大吃一顿。序说Nichol早下山了,他人呢?拨通他的电话,他用英文说“ I wake up from my dream. I’ll leave for wuhan. Take care.” 我明白了,原来这就是他非要陪我上黄山的真正原因。没想到,他居然喜欢我。可是,这一路上如果真的只有我和他,该会多么boring!难怪都说旅行中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本性,这梦早醒也好!
吃完饭,也该和强和序道别了。他们的老板打电话要他们早点回去,他们只能下午就动身去屯溪,坐第二天早上的车回武汉。
这两个男孩比较沉默,但一路上却非常照顾我们两个女生,是很好的旅伴,真遗憾不能一起走完剩下的旅程。
送走了强和序,我和Fiona坐了一辆小巴去泡温泉。黄山温泉终年42度,又称“汤泉”、“朱砂泉”,传说当年黄帝在此泡过后返老还童,为黄山四绝之一。我和Fiona要了一个双人池,缓缓泡入池中。
这温泉的温度不算太高,因此泡着十分舒适,而且越泡越暖。我们头枕着池边,全身浸入泉中,长发飘散,两天登山的劳乏渐渐消失地无影无踪。
我们有一句无一句地聊着天,或者干脆什么也不说,让自己融化在温泉里,让思绪飘远……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再洗一个淋浴,恋恋不舍离开温泉,已是一身轻松。

徽州古村

Fiona很想和我一起去看徽州古村落,可她还要去杭州、上海,还要回北京,担心耽误2月8日回悉尼的航班,只能先走一步了。这女孩虽然只有18岁,却非常独立、聪明,热爱旅行,和我十分谈的来。少了她这么可爱的旅伴真有点舍不得。第二天早上我也起的很早,因为Fiona是7:30的车到杭州。我们俩又饱餐一顿加了小青菜的鸡汤面,Fiona还专门要我帮她写下来,说下次来还要吃!
送她到车站,我们紧紧拥抱,Fiona吻我面颊,“谢谢你,Linda,真高兴认识你,如果没有你,黄山不会这么好玩!”啊,可爱的小姑娘,我何尝不是有同感,如果没有你的陪伴,这段旅程也不会这么愉快!
人在旅途,萍水相逢的朋友也许很难再见面,但当时那份相知的喜悦和相伴的和谐却是多么珍贵!
从出门的两个人,到五个人,再到我一个人,多么奇妙!送走Fiona,回云海楼收拾好行李,去宏村的班车是9:30,还有多的时间。我独自一人在汤口小镇上闲逛。这小镇真小呀,只有一条街,两座桥,但是座落在黄山脚下,抬头就能看见莲花峰,天都峰,真真是开门见山。小镇也是青瓦白墙,衬着青山绿水,在宁静的早晨看着格外清秀。
独自登上开往宏村的班车,卖票的大婶好奇地看着我:“你一个人出来玩呀?”我莞而,独自出游的女生就这么奇怪吗?我也不想一个人呀,可只有我一个人了,也要把剩下的旅程走完呀。
到了黟县,懒得等公车,跳上一辆三轮,把脚翘得高高的在车厢里颠着,很快就到了宏村。
宏村因为牛状的水道布局而闻名,当然还有电影“卧虎藏龙”的美丽画面。真正来到宏村,村外是一个大池塘,包围着青瓦白墙的民居,果然好看。村中都有称作“牛肠”的小渠贯穿,中央是半月型的池塘,又称“月沼”,而另一个出口有两颗参天古树,一为银杏,一为枫杨,两颗大树枝繁叶茂,仿佛村子的保护神,让人忍不住想顶礼膜拜。每次看见美丽的大树,都忍不住强烈的喜爱,难道我的前身是一颗树?
因为必须在5点以前回到黟县赶去屯溪的班车,只够再走一个古村落了。我选择了南屏。
南屏真的象一个迷宫,深宅大院都被青石小路连在一起,古巷深深,无限清幽。“卧虎藏龙”的镖局的几场戏都是在南屏村拍的,果然好气派宅院。而拍摄“菊豆”的杨家大染坊也完整保留了下来,深宅高墙上挂了很多当年的剧照。巩俐真是美人呀,十几年前的巩俐还是“红高粱”时的清纯,大红肚兜也无法掩饰她的丰满和纤细,站在张艺谋身边,那么美。也许有的男人真的是不属于婚姻的,只苦了他身边的女人。
十月间去过江西婺源,那边的李坑、晓起似乎更像农村。因为村外有大片粮田。特别十月正是晚稻成熟时节,至今还记得那金黄的稻田给我的感动,有丰富田地的村子应该是富庶的吧。
这些徽州古村落是明清以来封建文化的缩影,高墙深院,锁住的是守活寡的年轻女人。阴冷的房间,只有小小的窗户,而巨大的天井却任由风雨飘摇。只是奇怪当地的孩子似乎是不怕冷的,都穿的很少,小脸红扑扑,煞是可爱。
四点,我坐上了开往屯溪的班车,再见了,清冷的村庄。

屯溪老街

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屯溪,也就是黄山市。街上不时有鞭炮声,啊,今天居然是小年夜了。
从车站出来,走不多远看见一个温暖的黄色招牌“黄山青年旅馆”,在这儿难道还有青年旅馆?推门进去,果然是Hostel International,要了六人间的一个床位,30块,拿了钥匙上楼,好似儿童房,五颜六色的高低木床,储物柜,还有独立卫生间,可爱极了。
放下行李下楼,店主家开晚饭了,“你要不要一起吃饭?今天是小年夜,而你又是一个人。”店主的邀请很诚恳。走过去看看,鸡鸭鱼肉,摆了一大桌。而他们全家围桌而坐,有老有少,还有抱在奶奶怀里的小毛毛,我摇摇头,“不了,真谢谢你们。我还要去老街逛逛,明天一早的车,没时间了。”匆匆离开这间温暖的旅馆,跳上门口的三轮车,而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滚落。街上的鞭炮声越发热闹,每一扇温暖的窗后都有一个幸福的家吧?从来坚强的我,想家了。
老街是一条仿古街,店铺林立,随便走进一家,是卖文房四宝的。店员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嫂子,却谈吐有致,讲起歙砚、徽墨、宣纸、湖笔来一套一套的。我挑了一支小狼毫,两本线装宣纸本,一方歙砚,一块徽墨,爱不释手。好久没写小楷了,有了这文房四宝,春节一定要好好录几首唐诗宋词。
老街上还有一家私人博物馆“万粹楼”,买好票进去,竟只有我一个客人。讲解员陪我细细看来,真是叹为观止。楼主用四层楼,近万平米的面积陈列了他收藏的各种明清家具、歙砚、木雕、砖雕、服饰、玉器,是个活生生的民俗博物馆。
从“万粹楼”出来已近九点,街上已是冷冷清清。街口的美食人家还在营业,进去点几样小吃,一个人的年夜饭也不能马虎。
还是第一次在年关将近的时候出门旅行,一个人确实潇洒,可也孤清,什么时候能不再孤单?
坐三轮回到旅馆,其他的住客也回来了,正在门口放鞭炮呢。他们热情地和我打招呼,原来今天下山的时候碰到过。捂着耳朵听他们放鞭炮,心情好了一些。放完鞭炮,店主招呼我们到店里的酒吧坐坐,开了一瓶安徽米酒,两堞花生,两堞香肠,不知怎么聊起了爱情婚姻的话题。他们是两对来自深圳的情侣,店主也是刚刚结婚生女,因此都有诸多感慨。
现代社会,都说爱情难寻,真的那么难吗?其实更多的时候,是害怕承担责任,害怕付出。紧张的工作,巨大的压力,让我们那么害怕爱情,让我们那么难对身边的她(他)说“我爱你”,“我愿意照顾你”。
喝了几杯米酒,回到房间,发现空调似乎有点问题。叫来店主,二话没说把我升级到双人间,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在屯溪的这晚,睡得特别香。
这家新开的时尚的青年旅馆,可爱的店主夫妇,让我的小年夜不再那么孤单。

结语

也许我应该相信命运,黄山之行给了我很多启示。如果不是团队的力量,我会放弃登莲花峰,因为我是个十分谨慎小心的人。独自一人的两天,我终于明白,我并不那么坚强,我还是害怕孤独,还是渴望温暖的爱情。登山的时候,遇到很多一家三口,无法不羡慕。独自走在清幽的古巷,狭长的老街,多么希望是他温暖的大手牵着我柔软的小手。
黄山给了我无数惊艳,无数惊喜,如果你爱山,一定要来黄山。

 更多黄山指南
黄山旅游周边旅游国内旅游出境旅游黄山酒店黄山度假黄山风光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付款方式
黄山市快线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黄山市屯溪区长干东路149-17号(245000) 预订电话:400-618-5280 0559-2587880
Copyright黄山市快线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我爱中华旅游联盟成员